鸵鸟首发丨宽睿切入百万亿二级交易市场,专注服务B端私募机构

这是鸵鸟创投媒体采访的第744个创业项目

曾经有人问美国著名投资家、伯克夏·哈撒韦公司的副主席查理·芒格成功的秘密是什么,用一个词描述,查理思考了一会,说“理性”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做不到绝对的理性,但是在二级市场上面要想赚到钱必须做到相对的理性。

机器却可以做到绝对的理性,量化交易是指以先进的数学模型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利用计算机技术从数据中海选能带来超额收益的多种“大概率”事件以制定策略,减少了投资者情绪波动的影响,避免在市场极度狂热或悲观的情况下作出非理性的投资决策。

在美国量化交易已经占到市场60%、70%,国内有非常多的交易机构对于这块有极大的需求,鸵鸟创投媒体近期在虹口创源孵化器主办的科技金融活动中,采访了宽睿证券极速交易系统的创始人刘鑫。

创始人在交易所待了12年

刘鑫2003年硕士毕业就进入了上交所,在交易所做了12年的技术工作,期间参与上交所多项技术系统研发工作,如沪港通项目,2015年离开上交所,创立宽睿科技。

据鸵鸟创投媒体了解,宽睿科技团队现在接近30多人,主要的都是开发人员,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在交易所或者是交易所外包机构做了很长时间的开发人员。

之所以做这件事情,刘鑫介绍创始人团队本来认识了很长时间,看中了未来机构化是一个方向,美国曾经在历史上有一段时期是以散户为主,现在交易主要以机构为主,只是它的过程会比较快,中国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慢,刘鑫非常认同机构化是一个趋势,所以我们做的事就是针对机构有大量需求的量化交易技术。

服务B端私募机构,切入百万亿交易市场。

二级市场上面鱼龙混杂,刘鑫介绍宽睿科技的定位非常的明确,就是私募机构。直接客户更多的是偏向于技术实力很强的B端。同时通过合作伙伴,服务到没有那么强的B端,或者是延伸去服务其他的C端。

量化交易的需求和传统的交易方式不太一样,宽睿科技为量化交易和智能交易的机构投资者提供一种交易的基础设施。

鸵鸟创投媒体:量化投资这个领域其实在国外是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和非常流行的理念,但是在国内大家对它的接受程度还没有那么成熟,你觉得在国内量化投资什么时候可以真正成为合适的?

刘鑫:量化投资其实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它首先克服了情绪化的东西,把人的逻辑思维和想法固化,同时借助计算机技术的优势,可以得到一些稍纵即逝的交易机会。从整个市场的发展角度来说,有几点。

“第一,交易产品。量化交易需要更多的交易产品的出现,这一点中国还很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中国的ETF比较少,而且比较单一,美国有各种各样的ETF,有正向、反向ETF,杠杆ETF等等,ETF本身就可以体现很多的逻辑关系,这个逻辑关系其实是更适合的,期权也是,所以这种交易的产品越来越多的话,可能对量化交易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因为交易产品更多,直接的关系就会更复杂,其实对于整个市场的平稳度也会提升,有一些对冲了就更好一点。从交易的规则来说,如果未来有更好的交易规则也会有更好的帮助。”

“第二,交易的基础设施和交易接口,这是微观层面的。你可以看到股指期货的为什么交易量大,那是因为股指期货的交易接口对于量化交易比较友好。我们也可以欣喜的看到深交所改成了流式接口,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变化。”

“交易的基础设施是不是更好的适用于量化,这是我们现在所努力的方向,从这些角度来看未来对于量化交易有帮助。但是我们还是坚定的相信量化交易会成为这个市场的一个非常主流交易方式。因为一个最成熟的市场,它的交易方式一定是多种多样的,只有多种多样的市场,它才不那么容易变得暴涨暴跌,也就是大家的赚钱方式不一样,这个市场才能不会暴涨暴跌。就是因为大家赚钱的方式是一样的,才导致大家的赚钱方式都是暴涨暴跌。如果大家的赚钱方式不一样,有一些人用其他方式赚钱的话,可能就不会让它涨的那么高。”

机构投资者有两大需求,一种是对时间的要求,时间不仅有行情的时间,也有交易的时间,行情时间中还有发生频率,还有交易时延。宽睿科技提高交易的速度,

鸵鸟创投媒体:系统判断主要是依据哪些数据分析?具体的依据是什么?因为机器可能比人更快的处理大量的数据。

刘鑫:首先我们不判断,我们不是做交易的,我们是给交易者提供服务的。但是我可以谈一下我们的观点,客户群体中大家做的策略不同,所以判断的依据也不同。比如说他是做量化选股的,他可能判断的是一些偏基本面的数据,偏企业基本面的数据或者是偏行业基本面的数据等等,可以做投入。只不过区别在于做研究的,一个人可能只看10、20个企业,他通过机器的方式可以看100、200个企业,这是没有问题的。

量化择时不太一样,可能根本都不一定今天交易的是什么股票,它更多的是看市场本身的指标,比如说价格、买卖盘的数量等等,每个人的策略都不太一样,所以看的例子也不一样。

鸵鸟创投媒体:所以你们是根据客户不同的需要提供不同的服务?

刘鑫:不是,我们不碰,因为这个其实是每一个客户自己的核心东西,虽然我刚才谈到它可能不看基本面,但是这些因子到底是哪些组成,或者是哪些组成差不多的团队,但是因子的权重是怎么弄,这是大家核心的东西,我们其实是给他提供一个基础平台和基础设施和解决方案,这些是客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刘鑫介绍,量化交易在美国市场占到60%、70%的交易量,中国市场大概只有百分之几,现在每天的日交易量加在一起三四千亿,高峰期的时候,2015年的时候差不多每天两万多亿。如果是这样的话,第一个就是占比的增长,第二个就是交易量的增长,都会提升这个市场的天花板。

刘鑫介绍这个市场长期来看是戴维斯双击,比如说沪深两个市场交易做到一万亿,量化占比占到60%,再一半就是30%,也就是3000亿的交易量,在这个市场中做的公司有几家,但是我个人的观点是这个东西比不会像互联网一样,只有1-2家可以活得很好,这个市场中都可能有几家,都可能会活的很好,因为服务是B端,服务B的是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还希望切入到30-40%的市场。

竞争壁垒:技术、业务、资源

谈到宽睿科技的竞争优势,刘鑫介绍无论是行情还是交易,宽睿的技术壁垒非常高,技术壁垒需要不断的提升和进步[第一没有 直接第二]。

“第二,宽睿对于业务的理解。我们可以看能做这件事的人其实很少,一个创业者可能连测试的地方都找不到。那么在这个领域中对业务最细微的理解,比如说中国ETF交易到底接口怎么样?交易怎么做?业务模式是怎么样的?这个市场中没有多少人可以做。这是业务壁垒。”

“第三,资源壁垒。我们做的这个事是券商最最核心的部分,也意味着你和任何一家券商的合作都提高了,而不是说为券商的某一个部门做,需要券商中可能七八个部门的认可,甚至是券商最高层的认可,这件事才有可能有一个应用场景。”

“总的来说技术是一个壁垒,你需要技术不断的进步,需要不断降低时延,提高接口,第一是用起来更快,第二个用起来更爽。同时业务壁垒和资源壁垒都提高了。”

据鸵鸟创投媒体了解,目前宽睿科技已有多家确认的合作券商,目前已有几家家具有实盘交易。目前在交易和测试的机构大概有20多家。宽睿的商业模式比较弹性,定位和券商共同一起服务好私募。

宽睿科技融资计划

据鸵鸟创投媒体了解,宽睿第一轮投资确立很快,谈了大概一晚上就确定了。主要基于创始人过往的经验丰富。切入了一个比较好的方向。

刘鑫介绍,“在2015年的时候,大家对于这离钱比较远的商业模式是慢慢消退的。但是我们的商业模式一开始是很清晰的创业模式,从跨区收益和变现的角度来说是非常直接和明确的,而且我们也有很强的技术实力,团队背景也非常好,团队背景都是在这个行业做过很长时间的技术人员。同时,在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有几家私募机构想要和我们合作,包括我们和很多大型私募机构已经有交易,所以谈了一次很快就确定了这个事。”

未来,希望把私募机构服务好,这是我们在这个领域需要做到的一个私募圈子,通过技术的解决方案,我们是通过一个交易的层面,是一个最核心的层面切入到私募的服务领域。未来有私募圈子的存在,可能会延伸出来一些其他的比如数据类的服务。

刘鑫介绍该行业并不是一个很烧钱的事业。另外宽睿做的是B端离现金比较近的事,现在已经有自己的收入,所以对于现金没有那么渴望。如果说未来还有融资的话,希望融资带来其他方面的资源,而不是资金方面的。

鸵鸟创投媒体:我们是做创投类的市场,可能会关注一级市场比较多一些,一级市场的情况也会反馈到二级市场,比如说前段时间的共享单车比较火热。您怎么看待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关系?

刘鑫: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我个人觉得其实是有联动关系,二级市场的好会促进一级市场的繁荣,二级市场的好意味着一级市场的退出会比较好。二级市场在中国来讲和美国又不太一样,包括和香港也不太一样,中国的一级市场的制度也不太一样,比如说有一些可能在中国上不去,可能在美国可以上去,总的来说这两个其实是一个联动的关系,一个流动性很好、成熟的二级市场其实会很好的帮助一级市场。因为最简单的一级市场的投资者需要有退出机制,一个好的退出机制才让他更愿意承担风险,才更愿意承担对未来的投入。

鸵鸟创投媒体:关于地域对于市场的影响,上海和深圳有什么区别或者是有什么优势?国内外市场的竞争。

刘鑫:上海和深圳是金融地,有很多交易所,这种金融完全是不一样的。另外,从整个群体对金融的认知来说,上海的认知包括深圳的认知也高于其他地方,所以很自然这些城市的金融活动会更强,本来这些地方也是金融中心,我们特别清楚的看到我们自己的客户群体主要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都,就是这些地方。成都挺让我意外的,成都实际上是西部非常集聚的金融非常发达的地方,而且私募机构也很多。

从我们目前触碰到的市场领域来说,中国证券市场和海外的证券市场有很大的不同。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海外有一个智能订单路由,这个东西在中国不可能存在,浦发银行在上海的交易所交易,那么平安银行只能在深圳交易,国外的话苹果可以在很多的场所进行交易,虽然可能是在纳斯达克上市。但是整个市场的结构是不一样的。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可能的定位是技术提供商,比如说美国市场,我们可能目前不太适合去,我们对它了解远不如当地的市场。比如说海外的技术市场到中国的市场来说往往是水土不服。有很多重金买来的技术,你会发现用起来不爽,这其实也有它自己的水土不服。我有一个问题,香港市场我觉得是有自己不一样的地方,因为香港市场的结构和大陆相比其实是相近的,而且在香港证券市场交易的交易者,大陆比重越来越高,原本香港市场是以海外交易为主,现在大陆资金也越来越大,我经常会听到港股的A股化,交易者越来越多,所以这是可以考虑的一个点。当然我们的定位我们是一个技术提供商,我们并不定位在业务,因为其实作为一个业务上有几种,一种是和港股通可以交易的,这里面还牵扯到人民币出入境的问题,所以我们还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技术解决商,包括我们和港交所的合作,我们拿了港交所的接口,这是我们可以做的,可以和有交易资格的人进行合伙。

作者:李凯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加载中...

相关文章